诺亚方舟的资料:委内瑞拉小姐选美大赛落幕

文章来源:说说控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1日 21:09  阅读:0885  【字号:  】

对于那件事还要从以前说起,记得上五年级时,自己还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整天都只会使父母生气的人,但是,并不因为这样而使父亲对我那无私的爱动摇,那是由于一天上学日的早晨,因为我要上学,但是我的坏习惯导致我起床起得很晚,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可爸爸呢很是生气的对我大声呵斥,我的脾气也不好,脚一下子踢到桌角上,桌子上爸爸的朋友送给他的茶杯也跟着一起遭殃了,这下子使原本就有些生气的爸爸更被我起的火冒三丈,拿起门后的扫帚往我身上打,我也只能大声的哭叫着,直到我认为爸爸打累了之后才停下了手,我抽泣着拿起书包走出了家门,到了学校肚子里的咕咕叫声如警铃一般响个不停,我也无助了,放下书包,勉力支撑着听老师讲完了一节课,下课时抱起书包却突然感觉里面像是藏了一只小猫一般,鼓鼓的。打开书包竟然看到了很多我喜欢的零食:面包、鸡蛋,还有一杯茶,我心里开心极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也没有深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诺亚方舟的资料

你认真看过一朵云吗?认真唱过一首歌吗?认真品过一句话吗?认真做过一件事吗?随着时代的改变,人世间的友情、爱情、亲情、师生情都被淡泊了许多,不是吗? 阳春三月,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在家闲着没事干,我突然灵机一动,想起时常不见的老朋友------文静。 我怀着兴高采烈的心情,过了十分钟后,我到达了她家,只见她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机在玩,她插着耳机在听歌,我走过去大叫一声,她仍纹丝不动,我又冲她大喊,她呆若木鸡的站了起来,她对我说:''你怎么来了,''我说在家闲着没事,出来想和你叙叙旧,唠会儿叨,她什么话也没说,继续和手机不停的打交道,捧在手心,生怕掉下来,她问我玩什么,我答了一句不知道。之后,她看着手机,我看着她,气氛真不大好,我喘着一口粗气,沉闷的屋子里没有一个人在说话,却只有她一个人沉寂在手机中无法自拔,我抬头一看说:''五点半了,我也该回家了。''她答了一句:''哦,你要走了!''他把我送出家门,各自回家。回家的路上我垂头丧气,心情糟糕透了 便回忆起我们曾认识的两年时间里,那时候的我们,那是的我们是最好的我们,那时的她是最好的她,没有什么新鲜的物质追求。记得我们因为一次星期天回家玩的机会,而放弃了学校书法活动。我们经常一起捉蝴蝶,说心里话,一起谈话,一起走门前的铁路轨道,一起赏夕阳,多少个美好的一起啊! 她沉寂在她的世界吗,我独自一人看着她,在我们之间没有太多的话题,在我们之间常常忽略那一封珍藏,在心底的爱。

我从同学中感受幸福

有一天,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一个巨大的鸟飞来了,把我拖走了。大鸟把我带到一个全新的世界,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过了一会,我 才反应过来,我穿越未来了,我很高兴,在这里转了转,发现了一个大门,我走进去,看见这里好多人,都穿着漂亮的晚礼服,带着漂亮的项链,这个时候,过来一辆汽车,上面有很多按钮,我按了一个,忽然,那按钮里蹦出来一些拉鲜花,喷了我一身,从车里走出来一个女人,她很美,身上戴着很多宝石,她把我拉上车,关上车门,车都开走了,等车停下来,那个女人拉开车门,一群人把她推进房间,那女人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车夫对我说:你快进去感受未来吧我来到大商场里,商场里物品应有尽有,比现在的商场里好多了,我正在欣赏这些商品时,手里不知不觉多了个遥控器,遥控器上有各种各样颜色的按钮,我先按下黄色的,我突然来到了大沙漠,我按下了红色的,到了战争年代,刘邦和项羽正在厮杀,地点好像在虎牢关-------我把每个按钮都按了一下,我去了不同的地方。

寄生虫,这种似乎被世界上所有人所唾弃的昆虫很快也成了法布尔的研究对象。在人们看来,他们天生懒惰,靠夺取别人的劳动成果来维持自己的生存。单法布尔在妥协次看法的同时也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他认为从本质上来说寄生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行猎行为。表面上是坐享其成,但实际上寄生虫付出了劳动。法布尔还举了几个列子来证明了这一观点。为寄生虫家族洗去了千古罪名。法布尔正中求真精神使我大受感动,他不论昆虫们曾经做了什么,只从自己的试验里去正正的了解它们。

从上小学开始,我都会学着每天去预习新课,先把课文读五遍,圈出重点字、词并组成词语,不懂得标记出来,以便第二天从老师那得到解答,放学后回到家,会把当天的知识整理复习,做到当天内容当天吸收。我也喜欢读书,每天会抽出一些时间来看书,因为书里有许多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里面发生的有趣故事,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都让人不禁沉浸在书的海洋里,周围的人仿佛都不存在似得,妈妈常给弟弟说:看,姐姐真是一个书迷呢!

还有一次,哥哥带着我去书店,我坐在楼梯口认认真真的看书,真本书名字叫好诗好词,这本书里面竟然有一首我最喜欢的诗:水调歌头,是苏轼的杰作。诗句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责任编辑:凭凌柏)